今天是:   山东省泰山医院 点击进入
护理园地
《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》(“书香三八”——“引领女性阅读·建设文明家庭”读书征文活动选登)

发布日期:[2018-7-14]   来源:山东省泰山疗养院   
 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由于工作的变动,儿子刚上小学五年级,就由我就一个人带着他。工作的繁重与忙碌、生活的紧张与艰辛,儿子长得又瘦又小,和护士站的工作台一般高,每每想起这些,我的内心就五味杂陈,一幕幕过往就像电影一样历历在目。

    我是医生,经常要值夜班,儿子只能一个人在家,自己做作业,自己睡,自己起床做早饭(他会下面条),然后自己去上学。儿子的独立性很强,但是他毕竟还小,我心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担心。我特意给他买了个小灵通电话,算着他放学该回到家了,我会给他打个电话,确认他平安到家;该睡觉了,他会给我打个电话,说作业写完了,让我放心;早上起床,我给他打个电话,怕他睡过了迟到;他自己下面条,我还要打个电话,叮嘱他做完饭一定记得关闭燃气阀门……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我值夜班,快零点的时候,雷电交加,狂风大作,一场暴雨即将来临,山脚下的风刮得窗砰砰作响,显得格外恐怖。黑暗之中,我的电话突然响了,是儿子的声音,听起来他要哭了,哽咽着叫我: “妈妈、妈妈!我害怕…”仿佛看到他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窝里发抖,我的眼泪哗一下流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做为医生,我要为我的病人负责,值班时间不能离开半步,做为母亲,我欠我的孩子太多了。

    庆幸的是,一名医生的认真负责、勤奋执着的职业精神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儿子的成长,儿子不仅学习成绩优秀,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性格开朗、心理阳光。虽然相对于同龄的孩子,我对他生活上的照顾少了许多,但是他从未抱怨过,反而表现出对我更多的体贴。周末不用值班的时候,我总喜欢睡个懒觉。他从小就不赖床,看我在睡,他轻手轻脚的起来,自己去院子里玩,玩够了,回来看我还在睡(其实我已经醒了,只是闭着眼不愿动),他伸出小手,给我往肩膀上拽拽被子、掖好,再轻轻地出去。那一刻,我的心暖暖的,我才明白,原来母爱,只是爱的一面,那另一面,是孩子深爱着母亲。

    一年一年过去,儿子长大了,上大学了,1米85 的个子,再也不是那个和护士站工作台一般高的小男孩。我和他说话的姿势,逐渐从俯视变成了仰视。过年放假回来,一推开门,他站在面前,像带来一股青春的旋风,墨绿色的围巾、时尚的发型、帅气的脸、阳光的笑容。一瞬间我感觉有点眩晕:啊?这就是我的孩子啊!假期结束,要返校了,他把纯净水换好了,一桶一桶的给我扛上楼,像个大人对孩子一样叮嘱我:“妈妈,这些水应该能喝到我下次回来,你腰痛,千万别自己弄啊。”我只能连连点头:“嗯嗯嗯,好好好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如今,我和儿子山阻水碍,微信成为我们沟通的桥梁:他告诉我有女朋友了,我发现他微信头像换成了两个人;他告诉我光电设计比赛得了一等奖,我一点儿也不懂设计内容,只能发个红包表示祝贺;他告诉我这个暑假事情很多:全国比赛、数学建模、英语培训,很忙,只有4-5天的时间回来……

    慢慢地、慢慢地我体会到,所谓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,不必追。(一病房 寇伟)


 

打印此页】 【顶部】【关闭】  
 

版权所有:山东省泰山疗养院 鲁ICP备13000629号-1 地址:山东省泰安市天外村街3号    邮编:271000  E-mail:tlxuanchuanke@163.com